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以服務業開放為重點 不斷完善開放型經濟新體制


進一步擴大服務業開放既是我國積極推動經濟全球化的必然要求,也是促進國內服務業高質量發展的客觀需要;既與我國的經濟社會發展階段相適應,也符合國情實際。我國已經進入服務經濟時代,服務業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主導力量,提高服務業開放水平對提高服務業的增長質量和國際競爭力尤為關鍵,也是穩就業、穩貿易、穩外資的重要保證。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穩步推進服務業開放,2017年服務業實際利用外資金額954.4億美元,占總量的72.8%;服務業對外直接投資金額813億美元,占總量的67.7%;服務貿易進出口額6956.8億美元,連續4年保持全球第2位。2018年版全國外商投資負面清單進一步放寬服務業外資市場準入,這為擴大服務業開放創造了有利環境。但長期以來,由于受經濟發展水平等因素的影響,我國服務業開放仍然面臨一些問題和困難。因此,服務業既是對外開放的重點也是難點。

  一是服務業開放水平還不適應世界服務業開放的總體形勢。在服務業外商投資準入方面,2016年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公布了62個主要經濟體的外資準入限制性指數,我國綜合評價居第4位,其中服務業高居第2位,說明服務業開放水平與發達國家相比存在較大差距,也低于OECD國家的平均水平。

  二是營商環境是影響服務業外資發展的關鍵因素。高效便利的營商環境比土地、稅收等優惠政策更具吸引力。在這方面我們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比如,需要加快推進人員往來便利化措施,需要通過完善相關政策配套體系來引進海外人才,等等。

  三是“引進來”與“走出去”的政策缺乏系統性和協調性。服務業開放涉及多個部門,跨部門的協調機制仍是難點。而且,在海外投資體系中缺乏服務業與制造業的聯動機制。服務業對制造業境外投資的支持作用還沒有發揮出來。

  四是事中事后監管創新不足。總體上看,目前的監管水平還不能適應服務業開放和數字經濟發展的要求。全產業鏈、全流程、全覆蓋的監管體系尚不完善,多頭管理比較突出,隨著跨境電商、保稅物流、保稅維修等新興服務貿易的發展,監管的相關法律法規亟待完善。

  改革開放的實踐證明,在全球價值鏈高度依存、高度分解的今天,哪個產業開放程度高發展相對就快,國際競爭力就強;哪個產業開放程度低發展就相對慢、競爭力就差。當前,我國的產業開放優勢正在由制造業向服務業轉化,在產業基礎、人才結構、基礎設施、資源環境等方面,都已經具備了服務業開放的優勢和充分條件。2017年我國第三產業增加值427032億元,占GDP的比重51.6%,預計未來幾年服務業占GDP比重每年大致提高一個百分點,這為服務業開放奠定了強大的產業基礎。2017年全國共有在校大學生2753.6萬人,在校研究生263.9萬人。截至今年6月全國光纜線路總長度達4024萬公里,移動寬帶用戶總數12.6億戶,互聯網寬帶接入端口數量8.32億個,移動通信基站624萬個。龐大的知識人才規模和互聯網信息技術的高速發展,為我們吸引新興服務業的優質外資創造了前所未有的條件。為此,應遵循“安全高效、多元平衡”的原則,以服務業開放為主線推動新一輪高水平開放,完善與服務業開放相適應的開放型經濟新體制,繼續發揮外商投資在人才、技術、知識、管理、商業模式等方面的外溢效應,促進創新能力開放合作,通過開放提升服務業國際競爭力,推動“中國服務”與“中國制造”共同構成中國開放型經濟的競爭新優勢。

  第一,把優化營商環境作為深化體制改革的重中之重。加強對各級政府部門開展營商環境評價指標體系的培訓。對標高標準國際貿易投資規則,繼續推進“放管服”改革、負面清單管理制度及國際貿易“單一窗口”等貿易投資便利化措施。推動人員往來便利化,完善引進海外專業人才的移民制度及就業、醫療、子女上學等服務體系。探索個稅減讓政策,讓外資“引得來、留得住、能發展”。

  第二,完善外資審查制度和事中事后監管體系。以國家安全、產業安全、市場公平競爭為導向,完善與負面清單管理相適應的外商投資安全審查制度。將外資納入國內產業體系的框架統一管理,對外資企業合規經營、技術標準、環境標準等依法監管。提高監管信息化水平,推動全流程監管、大數據監管、智慧監管等新模式。加強企業信用體系建設。推進政府部門信息共享、執法互助。

  第三,完善跨部門的協調聯動機制。服務業開放涉及領域多、政策體系復雜,需要各部門相互配合。尤其是在制定相互銜接的法律法規和促進政策,建立全產業鏈、全生命周期、全覆蓋的監管體系,以及開放風險評估、開放路徑與時間表等頂層設計方面要注重協調并進。

  第四,建立服務業和制造業走出去的協同聯動機制。近年來,我國制造企業在東南亞、中東歐、非洲等“一帶一路”國家開展產能合作卓有成效,應利用制造業境外投資、設立境外產業園區的機遇,帶動金融、法律、財務、信用評級、技術服務、知識產權、市場營銷等服務機構跟隨性投資,在為境外企業保駕護航的同時擴大服務出口。

第五,鼓勵試點試驗地區加大探索創新力度。支持自由貿易試驗區、服務貿易創新試點地區大膽探索擴大服務業開放的新機制、新路徑和新模式,健全容錯糾錯機制,尤其是在營商環境建設、服務貿易發展、監管模式創新等方面先行先試,不斷形成可復制推廣的經驗。繼續深化北京擴大服務業開放綜合試點,發揮海南建設自由貿易港的政策優勢推動服務業開放的體制機制創新。

作者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長、教授

(來源:光明日報

責任編輯:賈瑩瑩

+1
0

附件下載

共有 條評論 網友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楚?
    实况足球2013中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