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張林:經濟思想史研究在構建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中的作用


按語:構建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需要集各方面學術力量協同推進,經濟思想史研究是其中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在歷史上,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創立和發展離不開經濟思想史研究的支持。今天,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正在構建完善過程中,經濟思想史研究同樣應該而且能夠在這個過程中發揮應有的作用。

經濟思想史研究能夠發揮什么作用

  挖掘歷史,把握好三方面資源,解決“從哪里來”的問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雖然是在總結提煉中國獨特的實踐經驗基礎上產生的,但它的思想史淵源絕非限于中國。習近平總書記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指出了構建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的三方面資源:“要善于融通馬克思主義的資源、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資源、國外哲學社會科學的資源,堅持不忘本來、吸收外來、面向未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思想史淵源同樣要在這三方面資源中去尋找。要認識到,基于現有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去尋找其來源,是經濟思想史研究對構建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發揮的第一個作用。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是當代中國的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是它的當然來源。但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不是對傳統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簡單復制,因而經濟思想史研究既要回答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為什么是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還需要厘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與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關系。在明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沒有違背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基本原理和方法的前提下,經濟思想史研究要在經典文獻中去尋找支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有關思想和論述,這方面已經有大量成熟的研究成果。更重要的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成果,經濟思想史研究的重點是尋找、梳理和提煉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中國化過程中,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的形成產生了影響的思想史素材和理論成果。這方面的研究可以追溯到中國共產黨成立后探索中國道路過程中形成的經濟思想,重點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70年的探索。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是中國的政治經濟學,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它成長發展的深厚根基。數千年中華文明留下了豐富多彩的經濟思想,以及支撐、融匯這些經濟思想的哲學思想。經濟思想史研究一方面要繼續深入發掘中華優秀傳統經濟思想,另一方面,要闡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是如何體現了中華優秀傳統經濟思想中所包含的“中華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而不是僅停留在簡單敘述中國經濟思想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某個具體表述或理論上的反映。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是經濟學,人類創造的有益的經濟學理論觀點和學術成果也是它的一個來源。作為一個學科的經濟學是舶來品,主要植根于歐美國家的文化和經濟實踐,必然不完全適應中國的文化和實踐,尤其是不完全適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經濟實踐。經濟思想史研究要甄別西方經濟學取得的大量成果,明確西方不同經濟學說的意識形態含義、哲學基礎、方法論、政策取向等,找到其與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相容的理論成果,為我所用。

  對上述三方面來源的探尋,分別對應著經濟思想史的三個子學科:馬克思主義經濟思想史、中國經濟思想史和外國經濟思想史。一段時期以來,這三個子學科各自為政,缺乏交流。要完成尋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來源這個任務,需要三個子學科突破界限,合力研究,這也是經濟思想史學科振興的契機。

  以史立論,史論結合,經濟思想史研究本身就是構建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正在走向成熟,堅持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經典文獻的研究方法和敘述方法,通過經濟思想史研究去充實發展現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是經濟思想史研究對構建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發揮的第二個作用。

  在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傳統中,政治經濟學與經濟思想史從來是相互補充、不可分割的。以史立論,史論結合,是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經典文獻的研究方法和敘述方法。馬克思的《剩余價值理論》是思想史研究的典范之作,記述了“政治經濟學規律最先以怎樣的歷史路標的形式被揭示出來并得到進一步發展”,同時依據思想史素材闡述和發揮自己的理論,為《資本論》的寫作奠定了基礎。《剩余價值理論》反映出的以史立論、史論結合的方法,為經濟思想史研究如何幫助經濟學的理論構建提供了樣本。在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發展以及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過程中產生的大量經典文獻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綱領性文獻,也是運用這種方法的典范。這種方法是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在理論構建中的具體體現,是構建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必須堅持的方法。

  構建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的過程中,如何運用以史立論、史論結合的方法,發揮經濟思想史研究的作用?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一是理論來源方面。在前述三個來源中梳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理論源泉時,要注意融通三者,使其相互補充,夯實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學理基礎。二是形成過程方面。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是經過長時間的探索和積累而形成的,并且仍處在不斷完善的過程中。對探索積累過程的思想史研究就是發展完善過程的組成部分。在我們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的探索過程中,尤其是在社會主義建設過程中,留下了一大批杰出的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成果。發掘整理提煉這些成果,吸收合理成分加以改造,使其適應時代要求,將大大豐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工具箱和理論庫。

  正本清源,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朝著正確的方向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誕生之時,西方主流經濟學在中國經濟學界已相當普及。在這種局面下,西方主流經濟學的話語和理論,往往有意無意地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纏繞在一起。經濟思想史研究發揮的第三個作用,就是糾正用西方主流經濟學話語和理論來解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做法,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發展保持馬克思主義的正確方向。

  用西方主流經濟學話語和理論來闡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主要有兩種表現。一是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概念、理論中直接套用西方經濟學。這容易導致把完全不相容甚至對立的理論并置,比如,把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等同于新自由主義經濟學供給學派的政策主張,用主張產權私有化的西方環境經濟理論來闡釋綠色發展理念,等等;或者是把不一定適應中國現實的理論移植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中,比如,把共享發展理念解釋為包容性發展,用比較優勢論、要素稟賦論來闡釋開放發展理念,等等。二是用西方主流經濟學話語和理論來消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這種做法的認識前提是,當今世界只有一種經濟學,即西方主流經濟學,不存在某個國家自己的經濟學。基于這種認識,一些研究便試圖用西方主流經濟學現有理論來替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內容,比如,主張把新自由主義的新政治經濟學的理論、方法和研究主題引入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等等。

  消除上述第一種表現,需要靠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自身的發展和完善,產生足以替換西方經濟學的成熟理論,掌握學術話語權。消除上述第二種表現,經濟思想史研究有決定性的作用,因為:其一,經濟思想史研究不會認為只有一種經濟學,在經濟學的每一個發展階段,都存在與主流相競爭甚至對立的學術傳統,即便在當代西方經濟學界,除了新古典正統范式之外,還存在包括制度主義、后凱恩斯主義、激進經濟學等流派在內的非正統經濟學;其二,經濟思想史研究強調經濟學的歷史特定性,不僅歷史上存在過具有國家特性的經濟學,而且任何一種經濟學都要聯系一國當時當地的實際加以改造,才會對這個國家產生良性效果;其三,經濟思想史研究善于鑒別理論的實質,因為承認存在相互競爭的經濟學傳統,所以經濟思想史研究需要厘清各種經濟學傳統的意識形態含義、價值取向、認識論等方面的差別,比如,通過對前述西方新政治經濟學來龍去脈的梳理,很容易發現它的實質就是新自由主義經濟學的一個分支,從而能夠令人信服地阻隔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引向西方主流經濟學的做法。

經濟思想史研究如何發揮作用

  全過程深入研究。我們可以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歷史劃分為萌芽、探索、形成、完善四個階段。經濟思想史研究要涵蓋所有這些階段,完整呈現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發展過程。萌芽期是從中國共產黨建黨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可以看作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前史;探索期從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到開啟改革開放;形成期從開啟改革開放到2015年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這個范疇;之后便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發展完善階段。這四個階段不僅在時間上是連續的,而且每個階段經濟思想的發展也是連續的。正如馬克思、恩格斯指出的那樣:“歷史不外是各個世代的依次交替。每一代都利用以前各代遺留下來的材料、資金和生產力;由于這個緣故,每一代一方面在完全改變了的條件下繼續從事先輩的活動,另一方面又通過完全改變了的活動來改變舊的條件。”思想史同樣如此,每一個階段經濟思想的發展,必然是利用了以前各代遺留下來的思想。因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思想史研究必須深入到上述所有四個階段。

  當然,對上述四個階段的研究要有側重和分工。形成階段是思想史研究的重點,通過記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經濟實踐取得巨大成功的背景下,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從觀點、理念上升到系統化的經濟學說的過程,總結提煉這個過程中產生的思想,來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完善階段同樣需要經濟思想史研究。傳統上,經濟思想史研究較少關注當下“正在發生的歷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思想史研究要拋開這種傳統。2015年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這個范疇被提出以來,這個領域的研究百花齊放,產生了很多富有建設性的成果,但不可否認,其理論體系仍需完善。經濟思想史研究需要發揮整理歸納觀點理論這個專長,聯系現實的新變化提煉理論,進而完善理論體系。

  引入思想史事件研究。理論、人物、方法是經濟思想史研究的傳統元素。近20年來,國外的經濟思想史研究針對經濟學發展過程中一些產生過重大影響的學科內部事件進行研究,產生了一批極有影響的成果。比如,對美國制度主義興衰的研究,對非正統經濟學20世紀在英美的艱難處境的研究,等等。經濟思想史事件研究以科學知識社會學為基礎,認為科學的發展乃至于科學知識的發展都不是自然過程,而是一個社會建構過程:各種學術傳統利用自己所能掌握的資源構建網絡,與其他學術傳統展開競爭,網絡足夠強大的學術傳統最終在競爭中勝出,在一定時期內占據主導地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思想史研究有必要引入這種事件研究。一個學術傳統的網絡元素包括理論本身、從業者、學術資源、成果發布渠道,等等。找出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在哪些網絡元素上有所欠缺,或者在網絡構建的哪些方面不力,目的是為構建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理論體系提供歷史鏡鑒:要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成為主導性的經濟學,除了理論體系的完善,還需要努力構建并完善自己的網絡。

  拓寬政策史研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立足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偉大實踐,同時又是實踐的指南,問題導向是它的特質,解決問題是它的任務。因此,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思想史研究不能僅局限在理論上,要把研究領域拓寬到各時期的經濟政策,研究它在探索、形成和完善階段對經濟實踐的指導,為今后更好地解決中國經濟問題提供參考。

  在經濟思想史視域下研究經濟政策史,包括三個層次:第一,研究支撐某種經濟政策的經濟學理論或者思潮;第二,研究這種理論或思潮所規定的政策方向;第三,研究這個方向下具體實施的經濟政策的影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政策史的研究也要包括這三個層次,在關注某個具體政策之前,必須要關注具體政策背后的戰略方針以及這種戰略方針所依據的理論或者指導思想。在這三個層次上做好政策史研究,能夠幫助我們厘清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在其發展的各個階段是如何指導實踐的,是如何隨著時代的變化而發展的。搞清這兩個問題,也就搞清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生命力從哪里來,以及它為什么是我們行動的指南。

  以上三方面的研究綜合在一起,大致就能形成一部完整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史。如前所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思想史研究不是“知識考古”,而是構建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一支重要力量。能夠見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的不斷完善,是生活在這個時代的經濟思想史研究者的幸運,理應不遺余力投身其中,發揮經濟思想史研究應有的作用。

  (作者系云南大學經濟學院教授,本文系國家社科基金項目〔18BJL023〕的階段性成果)

(來源:光明日報

責任編輯:賈瑩瑩

+1
0

附件下載

共有 條評論 網友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楚?
    实况足球2013中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