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
使用“掃一掃”即可將網頁分享至朋友圈。

人民幣國際化沿著“一帶一路”突破前行


開欄的話
  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國際形勢復雜多變,全球治理體系處于深層次調整中,何去何從,值得高度關注。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了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和建設的重大命題,學習時報當代世界版聯手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國際戰略研究院,特開辟“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和建設”欄目,刊發系列文章,供讀者參考。

  自2009年9月我國推出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試點,人民幣國際化已經度過十個年頭。自2016年10月人民幣納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也有3周年。盡管人民幣的各種國際貨幣功能都取得了不同程度的發展,但迄今為止,作為國際貨幣的人民幣的功能及其影響力仍然較為有限,其國際使用程度與美元、歐元相比尚存在一定距離,同時與中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第一大出口國的地位相比也不匹配。當前,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已得到國際社會廣泛支持并進入實質性操作階段,我們可以充分把推進“一帶一路”建設作為人民幣國際化的突破口和加速器,助推人民幣國際化上一個新臺階。
  “一帶一路”建設與人民幣國際化互相促進、協同發展
  “一帶一路”對人民幣國際化既有機遇,又有挑戰。機遇主要包括:“一帶一路”推動了人民幣區域化,可以深化貿易結算、擴大對外投資力度、增加境外人民幣儲備。人民幣將借助“一帶一路”倡議在國際市場上獲得更大發展空間,在大宗商品貿易、基礎設施融資、產業園區建設、跨境電子商務等方面擁有更多的使用機會。挑戰主要有:“一帶一路”國家帶來了市場風險、政治風險、安全風險、生態風險等。隨著人民幣國際化水平的提高,人民幣也將面臨“特里芬難題”。
  截至目前,中國在“一帶一路”背景下推動人民幣國際化有著諸多優勢,經濟實力較強,人民幣匯改穩步推進,現已有亞投行、絲路基金等平臺,但劣勢也不容小覷,市場不夠成熟、人民幣資本項目沒有完全開放。同時中國與“一帶一路”國家又有著多方面的互補,不少國家已開始不滿美元的霸權地位,歐元、日元等貨幣的競爭力也有所削弱,人民幣面臨著前所未有的機遇,但“一帶一路”國家風險普遍比較高,所以又存在不少劣勢。
  總的看來,“一帶一路”與人民幣國際化互相促進,協同發展。“一帶一路”建設在跨境貿易、基礎設施建設、金融平臺等方面滿足了人民幣國際化走出當前困境的需要。同時人民幣國際化解決了對“一帶一路”資本金融項目的限制問題,為“一帶一路”建設提供有效支持,從而兩者形成螺旋上升的良性循環。“一帶一路”倡議的“五通”目標有利于人民幣國際化的發展,同時人民幣國際化為“五通”目標的實現提供了流動性和貨幣支持。“一帶一路”倡議推動下的貨幣慣性、經濟實力、金融發展水平和實際匯率的提升有助于人民幣的國際化進程,而匯率的大幅波動和貿易順差不利于人民幣的國際化。
  進一步說,國際貨幣和“一帶一路”平臺都是國際公共產品,都屬于全球治理的范疇。人民幣國際化和“一帶一路”兩個國際公共產品具備各自的意義和定位,但又是相互交織、相向而行的,走出一條適合中國國情的“一帶一路”背景下人民幣國際化的道路,既有助于“一帶一路”建設,又有助于人民幣國際化進程。
  “一帶一路”建設是人民幣國際化的突破口、加速器
  人民幣國際化的優勢、面臨的機遇,加上歷史上國際貨幣國際化的經驗借鑒,給人民幣國際化提供了路徑指引。二戰后美國經濟如日中天,黃金儲備一度達到資本主義世界的75%左右。美國主導制定了布雷頓森林體系,美元與黃金、其他國家貨幣與美元雙掛鉤,世界銀行則擔當了美元輸出的職責。歐元的產生直接植根于歐盟,歐盟一體化程度之深沒有第二個區域可以相比擬。日本擁有巨額對外直接投資,歐洲日元離岸中心一度也很活躍,但沒有取得最后成功。
  貿易、投資、金融平臺是“一帶一路”建設中促進人民幣國際化的三條主要途徑。一是隨著“一帶一路”貿易規模的擴大,人民幣在“一帶一路”區域內起到主導作用;二是對外直接投資有助于人民幣跨境循環,激發被投資境外實體經濟對人民幣的黏性需求從而擴大人民幣使用規模;三是通過構建境外金融平臺來拓寬人民幣跨境資本流通渠道。
  大宗商品計價結算、基礎設施融資、產業園區建設、跨境電子商務等,應當成為借助“一帶一路”建設進一步提高人民幣國際化水平的有效突破口。人民幣應當在大宗商品計價、基礎設施建設融資與電子商務計價結算方面實現突破,成為“一帶一路”沿線區域的關鍵貨幣。人民幣國際化逐步通過對外貿易、對外投資、完善金融市場來實現人民幣在世界范圍的價值尺度、流通手段、支付手段、貯藏手段。人民幣實現國際化的模式將向“貿易結算+離岸市場”與“企業‘走出去’+人民幣資本輸出”雙主線交替發展轉變。
  “一帶一路”建設有助于人民幣從周邊化逐步進展到區域化,最終形成國際化。人民幣國際化可以采取“帶路戰略”,即以中國為起點,通過大中華圈、鄰國圈、亞洲圈、歐亞圈,最后波及全球。這樣,通過借助“一帶一路”建設,人民幣國際化就能走出一條近路。
  當然,人民幣國際化起步較晚,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人民幣國際化需要走出一條具有中國特色的路子。創新“一帶一路”背景下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對外援助是一個好抓手。中國調整對相關國家援助方式、增加貨幣互換容量、擴大相關國家貨幣直接掛牌品種,相關國家提高人民幣儲備水平、合作建設產業園區,都有利于提高人民幣的認可程度。
  “一帶一路”建設、人民幣國際化共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個大平臺
  國際貨幣本質上是一種特殊類型的公共物品,它是非排他和非競爭的,它不是由私人創造出來的私物。人民幣國際化,本質上就是人民幣的使用逐漸跨越國界,通達全球,給世界各國提供一個穩定高效的貨幣秩序。人民幣國際化不僅是為了中國國民經濟健康持續高質量發展,而且要為全球經濟提供一個穩定、高效的國際貨幣秩序。國際化后的人民幣不僅是國家產品,而且是國際產品。
  人民幣國際化與“一帶一路”建設,都是通往國際的公共產品。國際貨幣和“一帶一路”,在國際關系民主化背景下,都是召集方(非“霸權國”)提供的、惠及全球的、非排他的國際公共產品。國際貨幣是經濟合作的血液,“一帶一路”是經濟合作的軀體,兩者都以“共商、共建、共享”為原則,都是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應有之義。
  人類命運共同體超越了以往構建國際秩序的思維和視野,打破了既往國際秩序中的“中心—邊緣”結構,致力于世界各國的互聯互通、共建共享。近年來,通過“一帶一路”建設,既實現了參與國家商品、資金、技術、人員快速而有效的流通,又推動了經濟全球化逐漸朝著更加開放、包容、普惠、共贏的方向發展。與此同時,人民幣國際化隨著人民幣被納入特別提款權貨幣籃子、中國對外投資水平逐步上升,也在降低經濟合作成本、推動區域經濟合作,進而促進全球化貿易與投資發揮著越來越大的作用。
  具體實踐過程中,“一帶一路”建設與人民幣國際化又不是平行發展的,在推進過程中發生了交織。我們要擴大“一帶一路”帶來的機遇(借鑒歷史上國際貨幣國際化過程),評估“一帶一路”帶來的挑戰(尤其是其中的政治風險),找到一條最大化推進人民幣國際化的道路。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國家越多,參與國家之間關系越密切,“一帶一路”建設和人民幣國際化的交集就越大。
  從經濟全球化新階段、中國經濟新時代、國際貨幣更替大周期看,人民幣國際化已經邁開步伐。國際化中人民幣與美元的關系,不是替代,而是共生。近期內人民幣不會替代美元,人民幣與美元不是存量之爭,而是在“一帶一路”等領域,人民幣積極創造國際化增量。我們應當站在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度,以“一帶一路”建設為突破口,人民幣努力向國際貨幣行進,同時對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作出貢獻

(來源:學習時報

責任編輯:賈瑩瑩


+1
0

附件下載

共有 條評論 網友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楚?
    实况足球2013中超